研究生处 学科建设办公室
学院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《窗纸集》

主编:周俊玲后小荣

周晓陆

在后晓荣教授的认真组织编排下,录有六十余篇学术论文的《窗纸集》即将出版。论文的作者,大多是曾经与我朝夕相处的中青年学人;他们就学的若干所大学,都是我曾经服务过的地方;学友们的身影和每一所美丽的校园,都深深地铭记在我的生命之中。我乐于在这个文集前面写几个字,由于以下的文字,与每一篇论文的具体内容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,所以算不算“序”,天知道。

首先,这个集子之中论文涉及的学科和课题,相当的广泛,有史学、艺术学、地理学、文字学、艺术史、宗教艺术、考古文博、文物保护,等等。如果时间允许,还可以选入得更加“驳杂”一些,可以容纳社会科学、艺术科学,甚至自然科学、工程技术科学的更多学科与更多课题。这里面贯串了一个想法,即:人们的认知体系,应当是个纵横有序、左右穿插、互有关联的整体。因为一时的任务与分工,形成了所谓“术有专攻”,教育上也分科愈细,造成学科纤细化的培养专家的教育。在轴心时代的古希腊人、中国的先秦诸子百家,可不是这样看的,他们要培养博学的、每事问的学人,后世美其名曰通才也好、杂家也好、博雅君子也好、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也好,想想都会令人羡慕向往。是培养心胸博大、眼界开阔、勇于担当的“人”的教育,还是培养识见窄小、智能纤细、怯于现实的“专家”教育,反映了两种教育思想。现代的海量的知识,不可能让一般人每事皆通,但是现代教育让青少年对每事都感兴趣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通过这个集子,作者们可以做到东张西望,激起对旁邻学科的兴趣,对已经不得已而接受过的教育,也是一种补益吧。据说那种培养专家式的教育,源自于苏俄,专制的统治需要“螺丝钉”一般的专家,而不需要真正的人,因此有此等教育。让人们知道真理和知识应当是一个健康的整体,而不是偏强于四肢或某种技能。人们获得完整的知识结构,是应有的权利;读书人传播已经获得的知识,是应有的义务。

其次,“窗纸集”这仨字,是我给题的,什么意思呢?盖指求知、作学问的一种状态。获得真理就像对付窗户纸一样,捅破就明。所谓“真理”,总是简洁、明了、光鲜、生动的,繁复、晦涩、灰暗、僵化并不是真理的属性。朴实是真理的属性之一,真理无论其载体的崇高或卑微;反之故弄玄虚、欺骗恐吓都不应当是真理,高高在上的文字或媒体也未必就拥有真理。在年轻人面前涂一堵白墙,说:那就是宇宙的真理啊,无限光明了,不要再去寻觅了;为了证实这是谎言,必须有人去“捅破”,这是读书人的责任。在世人面前现示一堵厚墙,说其伟大无敌、无比厚实、不可撼动;为了证实这种厚墙的虚幻,必须有人去“捅破”,这是读书人的胆略。认识真理,获得真知,不迷信、不胆怯是基本的要求。“捅破”,既艰难,又容易;目的不明使之艰难,恐吓、害怕使之艰难,心浮气躁使之艰难,艰难如山;反之,清醒、无惧、沉着,就真如手指捅破窗户纸般容易了。然则,就进入了比较具体为什么而捅破、在哪里捅破和如何去捅破的问题了。我常常讲,人类上百万年的历史,万年左右的文字记录,如不折腾,人类还有若干亿年的历史存在,摊开来看,现下的人类,还处于非常低级的阶段,非常的幼稚;人们对于客观真理的认知,还是处于非常肤浅的阶段,非常的茫然;在认识真理的道路上,人们没有资格、也没有理由满足。相对于未来,我们现处之域,太憋闷、太愚昧、太黑暗,所以需要积极地“捅破”,即使是为了未来,也要昭示在本时代,还有一些不屈与具有超前意识的人。大伙儿做得点都不大、很小,但捅破一点点也是好的;如若大家都持续地、大胆地、积极地、不弃微小地“捅破”,世界就会一片光明、通透。

一番道理,再简单不过,年纪大一点的人“终于”明白了,希望年轻学人早日明白,他们或已经明白,就不必揣着明白装糊涂,实践吧。